搬家以来

我们今天终于退了旧房,算是完完全全搬过来了。来家附近跑步,每一处都是风景,没想到跑步半小时,就可以去那么多地方。我还在继续写作,算是一种健康的生活,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时时刻刻回响,晚上脑子不转的时候,就会去读书。
昨天看村上春树说,他写作的时候,有时候会有主人公脱离自己的思路自己行走的感觉,这就是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所谓有机的人物,我现在写作也有这种感觉,我觉得我进入了一个人的身体,也许世界上真的有志炫这样一个人在,只是我每天定时会进入他的身体,以灵魂旁观者的角度在他体内待上个把小时,我应该是在他的颅骨内,可以通过他的眼睛来看他所看的世界,好像旁听生的感觉。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也不知道他现在被监控,他的喜怒完完全全都被我观察着,记录着。虽然写完了,未来拍完了,他可能也不知道我曾经进入过他的躯体,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

搬家了

就要搬家了,如果说从2019年世界就没有好消息,那么搬家应该是一个我自己的好消息吧? 终于要搬进自己的‘可依之地’,让我小小兴奋,想起增轶可的《新的家》,真的是新的家啊,搬过去之后,新的生活会有怎么样的继续呢? 总体来说,离开生活近十年的地方,还是很伤感的,刚刚都觉得不忍拍摄一张搬家的照片,但还是为了以后的回忆拍下来了,搬家最容易让人触景生情的莫过于收拾东西,那些之前在记忆里深藏的或被遗忘的都随着老物件的清洁和打包一一过目,好像是回首往事,又好像是在整理自己的遗物。虽然我们还活着,想想这十年来惊人的奇遇,也只能感谢上帝的垂青和恩赐。
兴奋地幻想着在新家里写作剧本,剪辑影片,构思未来的场景,新家新开始!继续加油吧~

写完了“处理台本”第一稿

今天,写完了《男佣》处理台本的第一稿,从2月22日开始,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这是按照《故事》一书的创作方法来构建的大纲性文稿,目前看有两万多字,每天都写,一共也有40多场戏,打算写完这个先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充电放松一下,《对白》一书即将到手,然后就是要看片,为了这个剧本,我真的是花费了很多精力,而这个过程我觉得充满最多的不仅仅是激情所在,还有就是经验+科学。经验是之前我做片子积累下来的经验,科学则是让自己和《故事》重逢之后获得的理论创作依据,行之有效的拐杖。
休息这段时间我打算将之前的达内日记好好看完,还有就是接下来好好研究一下《对白》,其实我发现《对白》里面并没有只针对对白的创作,还有很多是联系到了《故事》以及人物的创作,希望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这本书再给我添加一些能量。我相信接下来的修改“处理台本”的工作会更加需要科学性的指导,也会体验行之有效有章可循的安全感,期待这样的工作氛围。
达内说,如果一场戏满足了观众的期待,又让他们经验,那么这一场戏就成功了,观众期待什么? 志炫和永亮你们又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期待? 倒推这个问题就能出现很多让人惊喜的答案和新的思路,让观众在惊讶中获得期待中的感受。
世界如今好乱,我也调整了之前的期待,只希望拍出一部尽力而为的,忠于自己的作品,这已经算是我的奢望了。

关于《对白》和麦基的新书《角色》

罗伯特麦基的《对白》一书中写到关于如何深入角色。提到了塑造角色的时候,编剧应该由内而外的创作而不是有外向内的写作,我很好奇为什么麦基在《故事》和《对白》中都会把这个概念放到最后一章,其实这才是非常使用的金玉良言,不过对于能从头看到尾的编剧,这更像是一记响亮的豹尾!
无独有偶,今天看到罗伯特麦基的新书《角色》将在今年五月出版的消息,我想对于一个编剧来说《角色》这本书大家一定都无比期待吧? 我一直觉得以角色驱动的故事更具吸引力。极度盼望这本书的问世,那个时候应该是我现在剧本修改的大概第五稿的时候了,相信到时候本书的出版将会给我的剧本增添更多的营养。这个夏天的期待哦~

 

人间悲剧

悲剧是没法避免的,事实上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悲剧,我们也可以在悲剧里笑,但那是瞬间,因为悲剧才是人生的底色。想想你拿到一个工作,或是得到一个奖项,虽然自己开心,但这个事件的发生实际上是建立在无数人失去这个机会的基础上。当一个喜剧出现,数个悲剧也出现了。现在想想共产主义本身就是要消除这样的悲剧,多么雄心壮志,多么振奋人心,可是人性的本身的罪却让这个想法异常艰难。

在此之前,你只能默默前行

今天的剧本写作工作完毕了,抬头看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好在睡眠还算重组,我一直认为写作剧本的过程是一个导演最舒服最自在的时刻,因为这个时候只有你和你的灵感保护神。你可以和他充分的角落,所有我从来不觉得我是孤独行走,反而因为这份隐形的陪伴感到感恩。
我怎么知道有陪伴? 就是因为写作的过程会很顺利,会有思考但不挣扎,会有停顿但不停滞。今天写完的戏也是一场夜戏,也发生在此时此刻的凌晨,颇有灵魂出体的感觉,好像另一个我飘到了台湾那间深山里的豪宅,去看两个男孩之间的初见。
默默前行但不孤独,因为有神的陪伴让我信心和智慧围绕,感恩此刻的寂静和完成后的舒心,回家睡觉~

初次见面

初次见面,本来的版本是让志炫戴上面具,但现在想想,还是单刀直入比较好,何必唯唯诺诺?更何况又是暂时。这样的戏剧张力一下子就出来了。感觉不卑不亢+冷若冰霜是一个好得多场景,因为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对抗。
波比跳跳到泪流满面。

在写处理台本

剧本继续修改,进入到了处理台本的阶段。感觉一切都在大纲之下,很具体也很有章法,现在看看剧本的初稿让我觉得也真的就是一个草稿,正如大多数编剧所说,真正的写作是从改稿的时候开始的。
我相信这个过程会持续的下个月,到时候会有多少字的处理台本呢?很高兴自己找到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