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爱一样写作

电影里的志炫只能爱却不能性,这个他非常困惑,他好像无法接受身体的接触,拒绝这样肉体的温度,是什么让他感觉到不适应?一个陌生的,准备和他相融的肉体吗?总之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碰撞。

然而他发现了写作,他发现写作如同获得性快感一样的感受,他写完之后感觉畅快淋漓,如同经历了一场美好的sex。他第一次甚至不知道这样的快感的因果,只是单纯的享受,而永亮则是他那个性爱经验一份子,是成了他性爱的一个重要元素。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并不是通过肉体来做爱,而是通过文学,他之前写色情文学就是如此,但那好像是一种单纯的性发泄,而当他决定去描摹永亮,这时候已经不仅仅是性了,而是已经溢出了爱来。他并不自知这样“写作性爱”,只是单纯的享受着,因为之前没有前车之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